石牌豆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豆腐店老板女老板凌晨4点做豆腐,揭开一起杀人案

[复制链接]
芦苇飞雪 发表于 2023-3-11 11: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女老板凌晨4点做豆腐,身后突现一散发红衣女子,揭开一起杀人案2023-02-07 17:29:05 来源: 史小纪 云南  举报

分享至



凌晨四点,大部分人还在睡梦中,可山东省高唐县开早餐店的杨凤英早已经起床收拾好,准备到厨房忙活了。
她开了一家早餐店,因此每天这个时候,是她最忙的时候,要把当天用的食材准备好,不然会耽误一会儿开门做生意。
远方的天空一片漆黑,杨凤英只好打开厨房的灯,在角落的工作台上做豆腐。



还有些困倦的杨凤英打了一个哈欠,准备去水龙头那里再接点水,但刚回身,她手中的水瓢啪一声就掉落在了地上。
杨凤英害怕地几乎说不出来话,眼前的一幕让她浑身发抖,额前浸出一颗颗汗珠。
只见一个身穿红色衣服、披头散发地站在杨凤英面前,浑身湿漉漉的,她站着的地面也因此变成了湿漉漉的一片。
杨凤英很快冷静下来,求生的本能让她开始寻找趁手的东西,准备一下砸在女人身上。正在此时,女人突然开口,声音中带着哭腔说:“大姐,你别害怕,我是正常人。”



正常人?哪个正常人会大半夜以这样的一身装束去别人家里?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她为什么大半夜要跑到杨凤英家来?她还有什么目的?
疯癫女人到底是谁
杨凤英见红衣女人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连忙喊来自己的家人商量对策。
红衣女人自称名叫王冰,山东聊城人,之所以会出现在杨凤英家,是因为自己被人祸害后丢到河里没死成,她自己又爬上了岸。
对于王冰的这些话,杨凤英一家都认为不能完全相信。
但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呢?女人真的是遭受了伤害呢?



大家最终商议决定,拨打110报警电话,让警察前来处理。
王冰在杨凤英的照顾下,情绪渐渐稳定了不少,可当她见到警察后,情绪再一次崩溃,一被问到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王冰就浑身发抖,似乎那是一段极为恐怖的回忆。
现在大家最头疼的问题是,这个王冰看起来精神状态很不正常,她到底是本就精神状态有问题编造出来的谎言,还是真的发生了被人伤害,受到惊吓后精神才受到刺激,这成为这件事很关键的一个因素。
高唐县警方认为,如果女人是疯癫的,那顶多是浪费一些时间和精力。但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这起事件可就严重得多了。



据王冰自己说,当天晚上凌晨一点多,下班的她骑着一辆电动自行车准备回家。
因为天色已经非常晚,路上的车少行人也少,四周一片寂静,她也没注意周围到底有什么异常,反正突然间自己就失去了意识。
等到再次醒来时,王冰发现自己在一辆汽车内。
意识模糊间,她听到了不知道是音乐还是车载收音机的声音,她抬头看了一眼,开车的是一个男人,那张脸他十分陌生,两个人根本不认识。
对于发生的一切,王冰有些迷惑,她不清楚自己刚刚发生了什么,更不清楚自己怎么会在这个男人的车里,甚至连男人是好人还是坏人都不知道。



王冰正欲开口询问,没想到男人见到王冰醒了,直接挥起拳头朝着王冰的头猛然捶去,王冰再次陷入昏迷。
第二次醒来时,王冰已经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更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哪儿。
但这一次她已经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善意。
比起弄清楚男人的身份,逃生更加重要。
王冰正想开口求男人放了自己,不想脚下感觉到一阵凉水渗入的不适感。仔细看清楚四周的环境后,王冰直接哭了出来。
车已经开到了河里,河水正从车的四面八方慢慢渗入,用不了多久,连人带车都会被吞没。



“求求你,放了我吧!”
“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你放我走吧!”
王冰一直在苦苦哀求,但男人不为所动,似乎已经下定决定一起死。
这个劫持了王冰的陌生男人到底是谁?他到底为什么执意要和王冰一起去死呢?既然两个人不相识,为何要起了杀意?
王冰口述真实度存疑
男人前前后后没有说几句话,但在这只言片语中,王冰已经明白男人的真实想法。
男人想要自杀,于是拉上了一个垫背的,而王冰就是那个不幸的人。



在王冰的苦苦哀求中,男人似乎动了恻隐之心。尤其是王冰反复念叨的那句,只要能放过她,愿意不再追究,最终打动了男人。
王冰忍着身上的剧痛拼力打开车门,她顾不上河水冰凉,终于游到了岸边。
善良的姑娘刚刚获得生的希望,却还不忘车里差点害了她性命的男人。
王冰在岸边喊了好几声,想劝男人也游上岸,放弃自杀,但白色的越野车里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凌晨四点的夜晚一片黑黢黢,王冰唯一看到的亮光,就是不远处村子里的灯光。



此时杨凤英正在厨房里做豆腐,正是她打开的这盏灯,成为了王冰生命中的希望之光。
听王冰讲述完经历,高唐县的警察们个个都感觉难以置信,这样离奇又骇人的经历,真的发生在了这个女孩身上吗?
看着女孩发抖惊恐的模样,警察的心中还是不免怀疑,这个姑娘是不是精神错乱,所以编造了这个故事?
为了弄清楚王冰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警察在做完笔录后第一时间按照王冰描述的地方进行寻找,果然在河边发现,河里有一辆白色的越野车。
不好,那个劫持王冰的男人还在车里,他是不是已经遇难了呢?



几个熟悉水性的警察先行下水,查看车里有没有男人的遗体,却发现车里没有任何人,王冰所说的那个男人不在这里。
男人到底去了哪?他到底是谁?为什么劫持王冰?
这些问题仿佛一个个问号,打在了警察的脑海中。
奇怪的车
如果车里没有王冰说的那个男人,那就剩下了两种可能,一个是被水流冲走了,一个是他后来自己也逃跑了。
不过根据车辆的情况,看起来更像是第二种。
王冰在警察的照顾下,已经做完了伤情鉴定,她的右侧肋骨骨折,昏迷中还遭到了侵犯。



同时这边打捞车辆的警察发现,这辆车有很多奇怪的地方。
车的右侧大灯处有明显碰撞痕迹,右前侧损毁严重。
这辆车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故?事故的发生跟王冰被挟持之间有没有联系?
为了弄清楚这些问题,警察对该车的车牌进行查询,希望能从车主这边找到一些线索。
可结果出来时所有人有感到了意外,这辆车竟然是一辆套牌车!
那可怎么办?线索难道就此中断?
警察随后对该车的车架号进行查询,此时事情的走向也越来越出乎人的意料。



这辆车的实际车主名叫马小燕,但这辆车早在两年前就已经丢了!
当年马小燕去外地办事,车就停在自己家门口,不成想几天后她回到家中,却发现车子丢了。
她也报了案,但两年来一直没有任何消息。现在都快放弃了,不想竟然又找到了这辆车。
当年偷车的人和挟持王冰的人之间有什么关系?他们是不是认识?顺着这个思路,能否找到嫌疑人?
黑夜下的交通事故
目前留给警方的线索,就只剩下这辆被损毁严重,还是套牌的车。



想要找到挟持王冰的男人,也只能顺着这个思路继续找下去。
可调查方向究竟应该朝向何方呢?
正在警方一筹莫展时,负责查看监控的警员发现一个怪异的现象。案发当天,这辆白色越野车曾在聊城内多次徘徊,留下密集的行驶轨迹。
他到底是谁?来聊城是干什么?在城区内频繁转悠是为了什么事?
根据王冰描述的时间和地点,警察开始寻找她第一次出现昏倒时,附近路段的监控,不过遗憾的是,没有监控拍下王冰被伤害的过程。



但却有另外一个发现,让案件有了新的眉目。
当天凌晨1点46分,车辆在途经花园路与电大路的交叉路口时,该越野车完好无损,没有任何碰撞的痕迹。
但到了下个路口时,道路监控却显示车辆的右前侧已经遭受过撞击,出现损毁。
由此警方猜测,车辆应该就在该路段发生了事故,随后才出现的损毁。
那么事故发生时,是否有人见到开车的男子呢?现场是否有遗留下什么利于警方侦破的案件细节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警方迅速赶往案发地点,希望能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不想眼前的一幕让大家颇为意外。



当时受害者王冰所骑的那辆电动车此时正倒在花园路的辅道上,碎片落了一地,已经被撞变了形。
加上王冰当时说,她连发生了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时,自己就昏倒了。
警方做出大胆推测,当时应该是一辆越野车冲了过来,然后直接撞倒昏迷。
无论从车辆的损毁程度还是现场痕迹,再到王冰的口供,其实都不难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嫌疑人跟王冰之间似乎有很大的仇怨。
通过反复观看案发地点周围的监控,警方也发现越野车和王冰的电动车发生碰撞,根本不是一场简单的交通事故,而是带着非常强烈的主观意愿。



当时正在机动车道行驶的白色越野车,也是主观意愿自己开到辅道的。
可对于这个男人,王冰一直表示根本不认识对方,她也一直非常懵,想不通对方为什么这么想要了自己的命。
案件调查到了这里,不仅没有拨开迷雾,反而愈发令人困惑。必须要找到这个男人,否则事情的谜题只会越来越多。
偷车贼竟然是他
警方调查发现,这辆白色越野车当天途经高速路口,而这些路口的拍照设备更为清晰,开车男子的正脸就这样暴露在了大家面前。



当马小燕的父亲前来辨认时,说了一句话让在场的警员感觉到十分意外。
这个男人竟然是他的前女婿高玉明,两年前跟马小燕离婚了,之后这辆车就丢了。现在看来,这辆车就是这个女婿偷的。
知道了嫌疑人的身份,再调查起来就简单多了。
此时一家旅社的老板向警方反映,这两天有一个十分奇怪的男人前来住宿。
时间正是案发当天清晨,一个浑身脏兮兮、湿漉漉的男人来住宿,但因为无法提供相关身份证件,旅馆老板拒绝了他。
警方调取了旅馆监控,发现这个男人正是劫持王冰的高玉明。



通过追踪,警方确定高玉明已经辗转逃到了天津,人就在通莎客运站,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很快将嫌疑人高玉明逮捕归案。
现在嫌疑人已经落网,也是时候揭开高玉明绑架王冰的真相了。
不过整件事从高玉明的口中出来,却成了不一样的味道。
高玉明承认,当年就是他趁着前妻不在家,偷走了她的车,随后返回了自己的老家河北省。
因为一直找不到工作,生活也过得十分拮据,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孤零零的自己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想念孩子。但离婚时孩子归了前妻,他想去看看孩子,但基本都被前妻拒绝了。



这次他再来到聊城,也是为了看看孩子,可还是被拒绝了。
当时他将车停在附近,坐在车里远远看了一眼孩子,心里对前妻的恨意就更多了。
他没有下车,因为他觉得两年没见孩子了,空着手去不合适。一直没有收入的他想到找前妻借点钱,买个玩具给孩子,和孩子团圆一下。
前妻果断拒绝高玉明的要求,加上离婚后两年,高玉明从未支付过孩子的抚养费,这件事让马小燕不再想和高玉明牵扯太多,因此不让他见孩子。
这件事对高玉明的刺激很大,甚至有了杀意。



他在聊城内开着车不断转悠,直到走到花园路时,发现辅道有一个骑电车女人的身影,和前妻马小燕十分相似,顿时怒火中烧的他直接拐到辅道,一脚油门冲过去,准备把前妻撞死。
可等他下了车查看才发现,自己撞错了人,被撞的是一个陌生女孩。
高玉明此时要是收手或许还有回头之路,但他已经被愤怒蒙蔽了双眼。
他认为自己离婚后一直过得不好,工作也找不到,日子过得也拮据,这一切都是赖前妻跟他离婚所导致。
这样想着想着,他把自己失败的人生全部归咎于女人身上,哪怕是这个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王冰。



自己去自杀,再拉上一个垫背的,抱着这样的想法,高玉明将倒在地上的王冰放到了车里,然后开车寻找自杀的地方。
没想到半路上王冰醒来了,高玉明没有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直接再次将她打晕,随后侵犯了王冰。
可高玉明没想到,王冰在求饶时竟然不断重复她不会追究,只求能放过她。
正是这句话让高玉明有了侥幸心理,如果王冰不报警,不追究,那自己是不是也不用担心被抓了。
于是在王冰逃生后,高玉明也从车里游了出来,上岸后本想找个地方住宿,却因身份证件问题未能实现。
在警方的审讯过程中,高玉明一直反复强调一句话,他现在的人生之所以过得这么差劲,都是因为这段失败的婚姻。如果不是马小燕跟他离婚,他原本可以不用过得这么差。



最终高玉明因强奸罪、盗窃罪等数罪并罚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000元。
后记
整个案件调查中不难发现,高玉明是一个偏执且脾气暴躁的人。他将自己人生的所有不如意,都归咎到别人身上,却从来没考虑过,自己是不是有问题。
高玉明总认为自己找不到工作是因为前妻和他离婚所导致,但如果他有工作能力,怎么可能两年都找不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就算他工作能力差,学历低,但他正值人生壮年,再不济也能出些苦力来赚钱,只要肯用心,就一定能让日子过得不像如今这么拮据。
最起码不会想见一下孩子,结果连买个玩具的钱都没有。
正常人在这个时候都会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事,是不是自己需要改变。但高玉明却不这样想,他认为所有的错都是别人的,用抱怨和惩罚别人的方式,来原谅自己的过错,放纵自己贪图享受。



他是一个性格暴躁的人,只是看到一个身影像前妻的女人,就能加速油门冲过去,想将对方撞死泄恨,发现自己撞错了人,也没有任何的悔改和害怕,而是想着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不得不说,这样的人真的太可怕。很难想象,如果马小燕当初没有和高玉明离婚,在这样的父亲身边长大,她的孩子又该受到怎样的影响,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法律的量刑轻重我们不做评论,但希望高玉明能在狱中好好反省,只有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错在了哪儿,他才能真正得活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电脑版|网信办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涉历史虚无主义有害信息举报|石牌豆腐论坛 ( 粤ICP备14028104号-1 )

GMT+8, 2024-4-18 22:56 , Processed in 0.04687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Copyright © 2001-2024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