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牌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2119|回复: 0

与部队失散是我永远的遗憾[口述:郑士宝整理:何忠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30 17: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部队失散是我永远的遗憾
口述:郑士宝整理:何忠玉
【人物简介:郑士宝,男,1929年11月出生于钟祥。1942年5月参加新四军,这年他才13岁,担任伤病员护里师196年被调到前线医疗救护队,多次在前线护伤员同年小在湖北均县、房县与国民党军队作战中,英勇奋战,表现突出,理伤失去了联系,1948年4月回到钟祥石牌镇,现在家安享晚年。】
在大悟池的战斗中因受伤掉队,与部队失去联系。我一生坎坷,13岁就参加了新四军,历经无数战斗,至今还不是退伍军人,这是因为在一次战斗中差点丢掉性命,与部队失去了后联系,与党组织也失去了联系,自己让自己退伍了,也让自己到了。这成了我终身的遗憾。但我追求过,奋斗过,感动过,但我无怨无悔。
义无反顾去参军
1941年,日本鬼子在我村到处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我家的房屋被日本鬼子烧光了,家庭人口多,连栖身之处也没有了,生也无着落。最可气可恨的就是我的三哥郑士哲和同村刘建章、段玉美等同志搞地下工作时,有一次为了掩护同事,他不幸被日本人捉后,用煤油淋在他头上、身上,用柴火点燃后被活活烧死了。当时躲在土丘后面看到此情此景的我,心中气愤至极,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这些日本鬼子统统杀光 悲痛化为力量。在家没吃没喝的,每天还看到亲人老乡被欺害,年仅13岁的我成了不怕虎的牛犊子,一心想要上战场杀鬼子为亲人报仇。说服父母后,1942年5月,在瓦瓷滩邹承肇等革命前辈的介绍指引下,历尽千难万险,我到湖北天门县直接找到了新四军,正式参加了革命。
出生入死救仿员
说13岁上战场打鬼子不怕那是假的。但是,我的勇气和自信让我战胜了惧怕的心理。我觉得只要有杀敌的决心和战斗技巧就后。当时我参加的是李先念同志任师长的湖北省汉江军区第五师,前后后,参加过几次小型战斗。但部队考虑我年龄确 小让我参加了三次学习班后,把我分配到团部卫生队,专门搞护理伤病员工作。参军四年后,即1946年4月,首长考虑我年少体 弱,做我思想工作让我复员回家。我拍着单薄的胸膛,向首长报告我坚决不回去,我好不容易参了军,有了为亲人报仇的机会,我一定能行的。首长见我决心大又坚持不回家,就批准我留了下来。
后来我被调到了江汉独立旅第二团团部卫生队。
1946年与国民党作战是我终身难忘的事情。当时我又被调到前方医疗救护队,参加战地救护工作,经常不分白天黑夜连续作一次,部队为了迅速到达陕北延安,我们经双河店、随县、大洪山,到了陕西、四川边界等地方时,由于敌军猛烈攻击,我军被他们阻拦在巫山巫江要道,无法前进。在这紧急关头,接到上级指示我部要转到湖北武当山一带活动,建立革命根据地,建造粮食仓库。有一次,我们遭到了国民党的突然袭击,因战友陈振义同志受了重伤我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背着他艰难地一步一步地回到团部卫生队进行抢救。10月,又一次在均县的战斗中,我们顽强战斗,摧毁了敌人6辆大卡车,缴获了敌人所有的新式武器和弹药。
在湖北房县的一次战斗中,我军在十几丈深的高山脚下,打死了敌军的几名重机枪手,迅速占领山头,缴获了敌军的几挺重机枪灭敌军几千人,获得了又一次大胜利。战斗平息后,我光荣地加人中国GGG,介绍人是连长雷正国和战友陈振义两位同志。
失去联络回家乡
我军为了保护自己的实力,为了保护自己战斗的成果,为了便于隐蔽,我军实行分散行动。谁知我们低估了敌人战斗力,实施分散后就被敌军卡断了我军联络线,与上级领导失去联系,不知方向。这次战斗,我军付出了惨重代价,最后只剩下九连连长雷正国同志和我两人。在这次战斗中,我被敌军的重机枪子弹打伤了大腿,直到现在我的大腿上还留有一块大伤疤。当时,九连连长和我二人在战场上寻找到被敌军打伤了的6名战士。在寻找这6名战士的时候天下着大雪,天又渐渐黑下来了,我走在这几名战士的后面,与他们一起继续前进。由于当时年少体弱四伤疼痛难忍,加上天已经漆黑一片,在途中,不慎从高山上滚落到山脚下,昏倒在地。一个人在那深山老林里疼痛地坐了一整夜,叫在大悟池的一次战斗中敌军疯狂反击,当时只有我一个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最后才在老乡的帮助下,回到了队伍中队,自己又受了伤,藏身在路边山上的灌木丛中,敌军用带着刺刀的枪向灌木丛中乱刺,当时只差一点点就刺到了我,险些就要丢掉性命。等敌军走后,我慢慢地从灌木丛中爬出来,到了一家老百姓家门口,找老百姓弄了一点红苕充饥,又才边走边躲。因与部队失去了联系,加之路线不熟,迷失了方向,从应山过河,在一名叫王春中的家中帮他放了半个月的牛。后来,由王春中指路,才于19484月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就这样,我一下子失去了我的部队失去了我的党组织关系回乡后,我成了家,勤劳致富,生育了44,内孙外孙有14,他们都对我非常孝顺。在国家富民政策的指引下,我真正过上了幸福美满的小康生活。唯一让我感到遗憾的就是我一直默默承受着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的痛苦。我今年80岁了,如果给我机会,我还想向党组织递交申请书,恢复我中共党员的身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广告联系:13593781569|联系我们|小黑屋|荆门广聚豆制品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手机版|石牌信息网 ( 粤ICP备14028104号 )

GMT+8, 2020-6-5 13:41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