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牌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2095|回复: 0

从十万大山到海岛之战 [ 口述唐登学 整理:王广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30 17: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十万大山到海岛之战
口述唐登学  整理:王广梁
[物简介:唐登学,男,931年出生在钟样市石牌镇唐难村 1947年被国民党抓了“壮丁”,于1948年初广西战役被俘,改造为解放军战士,被编入第四野战军第四十一集团军,参加了广西清除 国民党残余部队的战斗,1949年参加解放大西南战斗和解放海南 岛战役。由于在部队表现出色,先后在部队历任战士、通讯员、正 副班长、副排长等职务。195年10月复员返乡从事家乡建设工作至今。1953年11月加入中国GGG,现在唐滩村安享晚年。]
当壮丁生死跋涉五个月
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先实行“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的办法征家中如有三个男丁就得抽一个去当兵有五个男丁,就得抽两个男丁去当兵,无丁和两个男丁以下的人家要付壮丁款。富裕人家可以用钱买丁,穷人则千方百计躲避抓丁。对此,保甲长也有办法,白天抓不到壮丁,就在晚上派乡丁去家里抓人;抓不到男丁,就把壮丁的父母关起来,逼迫壮丁“自愿”当兵;本乡壮丁实在凑不够数,就带着乡丁上路乱拉商客,钱物没收,人充壮丁。到了1947年,由于国民党军在东北战场的节节败退,大批士兵被东北民主联军歼灭,士兵严重减员,但凡能够打仗的青壮年都要被抓去。我就是在国民党溃败时被抓去的。
记得是八月份,那天,我砍柴回来,刚走到家门口,突然从远处传来“捉住、拦住、围住”的追捕声,我知道抓壮丁的来了,就放下担子狂奔,后面一群人边喊边追,我又惊又累,待追赶的人围来 还想跑时,一群人围住我拳打脚踢,最后,几个大汉将我按在地上用绳捆索绑着拉走了,一件衣服都来不及带。到关壮丁的地方一看,我大吃一惊,这屋里至少关了七八十个壮丁,人人垂着头有的还在哭没隔几天,我们这批壮丁要送到县上去检验(体检)。为防壮丁逃跑,押送壮丁的人把我们排成双列,用绳子连串绑起。绑的方法是,前一个如绑左臂,后一个即绑右臂,再后一个又绑左臂每个人相距约一米。走路要合拍,不然就会前拉倒后或是后拉倒前其 中如有一个人要拉屎解小便,其余的人都得站着陪着我们连大便也是集体行动。到时候如果不想大便,也非大便不可。若错过这个机会,再要大便,是不许可的。所以一路上不是“人仰马翻,就是遭送丁人的谩骂,不时还要挨皮鞭,晚上睡觉前,逼迫我们脱光 裤子,全部收走,待次日行军前再发还。
为逃抓丁,不少适龄青年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我记得当 时我们村里有个青年为逃抓丁,他横下一条心,把菜刀磨了又磨,准备了一碗石灰背着家人,伸出右手食指,放在门槛上,狠狠一刀砍下去,惨叫一声,血流如注,但这一刀力还不够,指头上的肉还连着,他又忍着剧痛,又狠狠地砍了第二刀才把指头砍脱,一根带伤的血手指立即放进石灰碗里,不一会,一碗白石灰变成了红石灰,后经家人用草纸烟灰等土办法包扎,从此就无人拉他当壮了了解放后,在一次控诉会上,他拿出被砍下的那节断指泣不成声地控诉国民党抓壮丁的罪行,看了他的断指和伤口,不少人为之落泪到县上体检后,我们马上从钟样向武汉出发。可能是身体强壮,又年轻看起来又老实,我被编人运输队,负责挑运国民党一些领导的行李。俗话说“是兵不是兵,起码三四十斤”,我们身上的挑运的物品至少有30斤,经过二天二夜的艰难行走,我们终于达武汉。原以为可以喘一口气了,没想到刚到武汉运输队就接到命令:解放军即将横渡长江,马上继续南下待命!于是我们马不停蹄地开始了艰难的跋涉。进入湖南后,白天的路上温度接近40度,闷热得让人感觉窒息,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体力。面部和赤裸在外的手被荆 棘划破、被蚊虫叮咬得几乎失去感觉。晚上睡觉在树林里,有些林子充斥着毒蛇等危险动物,一个不慎都会危及生命!开始我们每人仅仅依靠一些可以辨认的野果和野菜充饥。后来饿极了什么蝗 虫、蛆躬!,蚂蚁都吃,吃蛇、吃老鼠那是家常便饭,吃野菜苦得说不出话来。尽管路上并不缺水,很多地方都有少量的水凹,只是不能喝,里面都有各种浮游生物和寄生虫的存在,人饮用会出现中毒等 危险。行军途中经常看到有些壮丁裤子上流了好多血,但裤子都完好无损。停下来一看,才知道是被路边草丛里的蚂蝗咬的。蚂蝗潜伏在路边的草叶上,人路过时就爬到你身上,钻到衣服里吸血,吸血前是略显纤细的小虫子,吸足之后就变得又大又圆,而且吸饱后你就找不着它,留下的是被蚂蝗吸过的伤口流血不止。对付它的办法是扎紧裤脚和领口,这里学到的求生本领在后来的战争岁月中竟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面是艰难的行军,一面却又忍饥受渴,还有疾病的困扰,我的体质日渐衰弱,不少壮丁走着走着突然倒下去,便再也起不来 了。这样走走停停,历经五个月的艰难我们到达广西,开始接受国民党部队的整训,整编。那时,17岁的我双脚长满了老茧和血泡,青筋突出。现在,我的脚指甲必须用剪树的剪子剪,普通的剪子根本剪不动了。
被俘从良“十万大山”始建功
GGG打天下的绝招之一就是善于化敌为我,说白了就是改造俘虏兵,据说这是陈毅元帅先发明的。1947年5月孟良固战役,消灭了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七十四师,说是歼灭3.2万人,实际上打死的不到一万,俘虏七十四师8000多人,当时把七十 四师的俘虏集合起来分俘虏,结果华东野战军的各个纵队都来抢七十四师的俘虏,因为七十四师士兵军事素质特别好,是模范师受过非常正规的训练,每个土兵起码都有高小文化水平,解放军里的连长都不一定有高小的文化水平。七十四师8000多俘虏被分到华东野战军的各个纵队里,陈毅说这些俘虏兵真顶用。194年 底,陈毅从山东解放区到陕北见毛泽东,沿途路过晋绥军区,当时晋绥区的同志说华东野战军打仗打的好,请陈毅做报告,陈毅总结了一条经验,华东野战军为什么迅速壮大?就是会用俘虏兵。得虏兵,战术素养比较好。要是招翻身农民当兵,得训练他打枪、扔手榴弹,然后才能打仗俘虏兵来了就能用,而且在战斗中有的表现相当不错。这样的经验一推开,中央就下文件,以后各个部队凡是抓到国民党军队俘虏,除了重伤还有患传染病的,其他的一个不许放,统统补充到解放军的部队里。GGG这么多兵是从哪儿来 的?大部分都是俘虏兵。国民党的俘虏兵凭什么就转过头为GGG卖命?GGG有本事。俘虏兵被俘虏之后先开会诉苦,进行阶级教育,国民党兵大多数也是穷人,于是老战士先上来诉苦,地主怎么压迫我我们打天下为穷人翻身谋解放,启发俘虏兵的阶级觉悟然后把俘虏兵下放到各个班,但是有一条,肯定这个班里老战士占多数俘虏兵新战士占少数,班里不得歧视虐待俘虏兵,俘虏 兵被叫做“解放战士”。行军的时候班长替他们扛枪,宿营的时餐班长给烧洗脚水,从人的情感这方面来说特别容易感动俘虏兵。
国民党官大一级压死人,但是GGG的官兵平等,班长、连长都来 关怀战士,从感情上来说俘虏兵也容易被改造过来。在立功方面,俘虏兵和解放军的老战士一视同仁,这样就大大激发了俘虏兵的积极性打好了一样立功。这些在我后来都一一体验到了。
我在国民党那个运输队交了一个好朋友,是个连长,姓赵,记得是丰乐人,算是老乡。后来我给他当通讯员。1948年初的夜晚,广西战役后,我们运输队在赵连长的带领下向十万大山“逃跑”时被解放军抓住了,我当时年轻,吓得要死,因为国民党将领们这样宣传:宁可战死,也千万不要被GGG抓到啊,GGG是抓个杀一个,绝不留活口的!解放军宋连长却告诉我,别害怕,别信国民党的宣传。后来我才知道,到1948年初,GGG吸纳改造俘虏兵到什么程度:华野当时总结了经验,叫“即俘、即补、即战”,也就是上午俘虏,中午补充到解放军的部队里,下午就参加作战。
GGG用这种方式不断地补充自己的兵源,在一年多之内就跟国民党的兵力达到了对等的程度。所以毛泽东说我军人力、物资的来源主要在前线,就是靠俘虏国民党的兵、缴获国民党的枪炮来壮大解放军。我们头天被俘,第二天就整编到第四野战军第四十 集团军。我仍然在赵连长的带领下开始了十万大山剿匪战斗。
广西十万大山可谓是深山老林。山中林木参天,路少人稀地势险峻异常。国民党残余部队占尽了天时地利,我所在部队与敌 人展开了生与死的较量。我们部队不少是“东北虎”,对当地的气候和环境极不适应,很多北方指战员都畏惧酷热蚊虫、疟疾的袭扰,没有在南方丛林和山地作战的经验,部队非战斗性减员急剧增加。我告诉他们在潮湿山林生活和防身的一些基本知识。在战争年代,根本不可能吃上一顿安稳饭,战斗随时可能发生,枪声随时都会响起,一旦上了战场,牺牲随时都会发生。用老战士们的话说脑袋就在裤腰带上挂着。我所在的连队辗转迁回在十万大山最高峰的“五隘”地区,那一带都是海拔1500-1800米的崇山峻岭,往往一座山头爬过去就是大半天。根据上级指示,为了粉碎国民党 反动派的围剿,我们连100多人分为20多个小组活动,避免被敌 人聚歼。有时,我们又聚集起来打击一些小股来犯之敌,使国民党 反动派摸不清我们的人数和底细。由于敌人的围困,山下的粮食很难运送上山,我们曾多次派人下山取粮食都被国民党反动派捕捉后杀害了。我和战友们常常挨饥受饿,三五天没有一顿正常的。有时挖一些野菜充饥,有时挖一些野百合煮熟吃。在深林中,常遇到毒蛇猛兽,我和战友们常打到狸猫、果子狸、狗灌之类来充饥。当时在山里没有火柴,我就和战友们用一块炸弹片制成“火刀”来击石头取火,用口盅作锅煮东西吃,有时也会到山的数民族(那一带都是苗族和壮族)村中借火来煮东西吃。为了是免被国民党兵发现,我和战友们每天都要换几个地方住,晚上题的地方有时是石洞,有时是在密林树权上,有时是用树藤把四棵树连起来,上面盖一些枝叶或芽草。十万大山上蚊子又多又大,巴掌打去都是一手掌黑乎乎的蚊子。蛇和虫子常在我们熟睡时从裤脚往上钻进去。
有一次我们小组与一班国民党兵在山里周旋了5个山头,连续三天没有一顿下肚,肚子饿得咕咕叫,后从山沟边上发现有一提野木薯高兴极了,就和战友们挖出来,共有7条,每条都像手臂粗,就生火烤熟吃。结果有3个战友因饥饿体弱,吃了木薯中毒牲了。我由于吃得少一点,却也被毒得晕了过去。我至今留有深刻印象的一次是我们与土匪交火,打到双方弹尽粮绝,彼此仅剩几个人展开了肉搏战。我与一名身材高大的土匪相遇。我先被对方压在了身下,搏斗中我的鼻子被对方咬裂了,在疼得已没有了知甚至将近昏厥时,我用尽浑身的力气翻身将对方压在了身下并 死地摁住对方的脸。我的大拇指伸进对方的嘴里,另外四指深地嵌进了对方的耳朵。我说当时的情况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真的是用命在拼杀。我清楚地记得在摁住对方的同时,眼看若自己B 上细细的血线不断地往下流渐地新渐地眼冒金星再后来 也看不见了,但手却一直没有松开,死死地想着对方。后求放队到了,救下了我那个土匪也被带回连队抢救了过来,经是一个小头目。我也因此受到了连队的嘉奖。我的鼻子至E 有被土匪咬裂的伤痕1949年下半年,我们粤桂边纵队配合南下大军,一举解救,随后“四野”将士又投身到解放海南岛的战役。
克难制胜解放海南再建功
中南大陆解放后,国民党琼崖保安司令兼防卫总司令薛岳把败退到海南的国民党陆、海、空三军总兵力10万余人重组,构筑成所谓的“立体防线”,妄图据岛顽抗,企图固守海南。我所在的第四野战军决定于1950年3月发起海南岛战役。
当时琼州海峡的宽度有几十里,风大浪急,水流多变。渡海作战首先要有船只,而当时的条件是部队没有大的水面舰船,仅有的是木帆船;而且“四野”的将士大多都是北方人,不熟悉水性,有的一上船就呕吐得不行,更不用说在波涛起伏的海中作战了,这样的条件怎么作战呢?针对这个情况,部队领导进行了深人细致的思想动员,树立了改造木帆船,敢于突破国民党军立体防御的信心。
同时加强了渡海作战的战术技术训练,开展了海上大练兵。随后各种机械拖拉机、汽车等各种机动车运抵海峡,我们把这些车辆上的机器全部卸下来,改装在木帆船上,作为临时的“舰船”;所有将士都在“舰船”上面进行演练适应海上生存能力。我身体素质好,不晕船,被任命为班长,协助一个姓钟的连长负责指挥一个连的战士进行海上训练。
经过3个多月的训练,部队基本掌握了海上作战的技术,培训了几百名机帆船驾驶员和几千名水手,征集改造了几千艘船只,调运了几万吨各类军用物资,为解放海南岛作好了充分的准备。
。在准备期间,我们从3月初开始陆续派遣小股部队进行横渡峡的试验,先后派出四批先遣部队,都顺利登上了海南岛,站稳脚跟4月16号晚上6点半钟,随着全队起航的一声令下,第一梯队的350多艘船只浩浩荡荡,直指海南岛,并在次日两点多钟,突破了敌人的海陆空立体防御,登上了海南岛。在岛上琼崖纵队的有力配合下,经过巧一天的激战,国民党飞机、舰艇和一部分陆军逃往台湾。5月1日,我们把胜利的红旗插到了海南岛的最南端海南岛宣告解放。
不久,朝鲜战争爆发,我随部队回到武汉。
两次培训响应号召回家乡
1949年11月11日,中央军委下令,在第四野战军十四兵团机关的基础上,合并军委航空局,正式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我们空军没有专业的训练无空中作战经验。美国远东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宣称:“中国根本没有空军!”。而在朝鲜战争爆发后,我军将主要精力放在北方国民党空军在沿海活动十分猖撅。在这样的国际国内形势下,我军的空军发展开始起步。
从海南回到武汉不久,在经过各方面考核后,我和另外十多名战士受命远赴长春接受飞行员培训。不知道从武汉到长春有多远我记得当时没有任何车辆作为交通工具,完全靠步行,大约走 了两个多月才到达。随后在长春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培训。培训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基础训练阶段;第二阶段:初教机训练阶段。在第二阶段训练完成后不久,我们返回武汉后给一位姓马 首长当通讯员。首长很正直,很朴实,很爱兵,很爱才,他很喜爱我在首长身边我学了很多东西。回武汉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53年,我加人了中国GGG。由于文化底子薄弱,我进人部队“文化速成学校”学习文化。学习期间,我把学习任务当作战斗任务来完成除了集中培训外,我利用大量的业余时间学习,不懂就问,掌握了许多知识,想想那些寒冬腊月的夜晚的学习生活,到今天我还刻骨铭心!从一个文盲到具有小学文化水平,我的文化识基本上是在这个时期掌握的。毕业后我响应中央军委的号召于1955年回钟祥老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广告联系:13593781569|联系我们|小黑屋|荆门广聚豆制品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手机版|石牌信息网 ( 粤ICP备14028104号 )

GMT+8, 2020-6-5 13:33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